新聞動態

閩大魂專欄

您的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> 新聞動態 >> 閩大魂專欄 >> 正文

遍唱巖聲動地詩

——深切懷念啟熹老師

作者:admin 點擊數: 時間:2021/03/30 16:57:02

啟熹老師走了,我們失去了一位好老師!

歲月如梭,往事歷歷。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啟熹老師從福建師院下放到龍巖。記得他先是到龍巖縣湖邦中學(后稱龍門中學)任教(或者是在湖邦公社文教組)。1972年,我到湖邦中學當民辦教師,他還在湖邦中學。不久便調到龍巖師范去了。1977年恢復高考,我被師范大專班(師專)錄取,成為七七級大學生。啟熹老師便成為我們的老師。

在大專班(師專),有幾件事情是我們永志不忘的。

當年在趙澄清校長的主持下,七七級各專業共留下了三十六位畢業生當老師。后來師范大專班正式更名為師專,而留校的這批畢業生能否定為助教職稱,是大家所關心的事情,包括校領導。啟熹老師時任教務處主任,也為此多方奔波呼吁,要求省廳和教育局明確。此事后來得到解決,與啟熹老師的努力是分不開的。還有一事。當時學校積極支持留校的年輕老師出去進修。我聯系福建師大中文系。但是,由于住宿和安排導師等問題,師大教務處遲遲未能答應。啟熹老師不厭其煩地多次寫信、打電話(當時打電話頗為不易,私人無電話)給師大教務處處長尤金楚老師,最后得以解決,我到福建師大中文系進修一年。中文專業的鄧曉華到華中工學院、陳鴻儒到廣西師大進修,都是得到啟熹老師幫助的。其培養愛護年輕人的拳拳之心,令人感動。雖然后來有不少人離開了師專,大家都心存感激之情。這一舉措,對于學校的學科建設來說,無疑是有前瞻性的。

還有一件事記憶猶新。1972年福建師院復辦,更名為福建師范大學。下放出去的師院老師陸陸續續地調回師大,高職稱的先回去。啟熹老師是師院中文系黃壽祺教授的助教,與黃壽祺教授相交甚篤。有一次啟熹老師把黃老請到龍巖大專班講學,啟熹老師又擔任起黃老助教的角色,為之主持,為之擦黑板展示所講內容等等。1982年我在師大中文系進修時,啟熹老師有調回師大中文系的想法,托我與師大有關領導和老師聯系。其時黃老已是師大副校長,對于啟熹老師的回歸是極力支持的??上б驗閹煷笈c龍巖多方面的原因,此事未能成行。然而啟熹老師也無怨無尤,足見他的胸懷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,啟熹老師被提拔為閩西職業大學的校長。我想,這大概不是他真正的人生追求。其時我不在龍巖,對啟熹老師擔任校長的具體情況不是太了解,但是,從熟悉的老師和同學們的反映中,我知道他對閩西職業大學的發展傾注了滿腔的心血。這也是他一向的風格。校長職務卸任后,他仍然擔任《閩西職業大學學報》主編等工作,繼續為閩西職業大學貢獻力量。他是一位大學校長、教授,卻從來沒有校長、教授的架子。他的生活永遠是儉樸的,從來沒有什么奢華的要求。更不會利用手中的一點權力為己謀私利。閩西職業大學(閩西職業技術學院)的發展歷史中,有他的功勞。

啟熹老師退休以后,主持了《巖聲》的編輯出版工作。每到寒暑假回龍巖,我都會到位于“十八堂”旁邊的編輯部拜訪他。常常見到他托著一條中風后還略有跛瘸的腿,從溪南的家里步行到編輯部。路途雖然不遠,對于年輕人這段路不算什么,但是對于啟熹老師,有時一天幾趟的來回,卻非易事。到了編輯部,他總是和我談他的計劃和設想。這就是他的工作態度。這樣的態度,在哪個崗位上,都是如此。他總是兢兢業業、樂于奉獻的。

啟熹老師畢竟是一介書生,對學術有一種樂于沉浸其中甚至癡迷的態度。

在師專啟熹老師教的是古漢語課程。我曾問過他,你在師大教的是古代文學,為何現在改教古漢語呢?他直言不諱地說,經過文革,我有個體會,文學與政治聯系太緊密了,古漢語則超脫一些。這是文革剛結束時搞文學的學者普遍有的心態。我們知道,學古代文學出身的學者,古代漢語的基礎必定不弱。但是,啟熹老師是抱著從頭學起的態度來教古代漢語這門課的。有一件事足可見出他嚴謹的治學態度。1981年,他得知華中工學院(現華中科技大學)主辦全國古漢語音韻學研究班,便與鄧曉華一起到武漢學習了三個月,亦可說是著名語言學家音韻學家嚴學宭教授的入室弟子。這為他后來的語言學研究特別是方言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,在方言研究方面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,有一位法國著名的語言學家來到龍巖調查方言,啟熹老師帶著他大概跑遍了龍巖地區。他還曾帶著這位語言學家找到先父調查龍巖方言并錄音。先父是龍巖一中的語文老教師,他說的龍巖話是比較地道的,特別是保留了一些傳統的古詞匯。事后啟熹老師告訴我,法國語言學家對這次方言調查很滿意,大概那時啟熹老師也就有意識地收集龍巖方言的材料了。

啟熹老師是執著于學術的。在龍巖這個地方,研究學術多少受到地域的限制。但是,啟熹老師選擇了語言和方言的研究,恰可彌補地域條件的不足。而閩西方言的豐富,又為他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。如果說,他早年所著的《古音與教學》(王力題簽,嚴學宭作序)是他漢語古音韻教學的結晶(其實為了教學,他還編著了《論語注釋》),那么,后來陸續出版的《龍巖方言研究》《龍巖方志-方言志》《龍巖方言詞典》等著作,就是他多年精心研究的成果,傾注了他語言學研究的一生心血。從事語言學研究的學者都知道,方言學是門大學問。進行方言研究,必須具備音韻學、語言學、文化學、文獻學等多方面的知識,要有扎實的學術功底,還要進行大量的田野調查,不是全靠紙上功夫能夠奏效,是頗為辛苦的。但是,啟熹老師這兩方面的功夫都具備了。特別是《龍巖方言詞典》,如果把前期準備的時間計算在內,沒有一二十年的時間是無法完成的。他在《龍巖方言詞典》的《后記》里說,自己“醉心于龍巖方言調查研究,一直把它視為世界性瑰寶”;在進入編寫階段,是“進入了‘為伊消得容憔悴,清減腰圍不改悔’的境界”。這并非夸大之詞。八十七萬字的《龍巖方言詞典》,為龍巖方言研究留下了集大成的成果,必將代代沾溉后人。

啟熹老師對于學術研究有非常嚴謹的態度。此舉一例說明之。記得《龍巖方言詞典》出版后,他贈送我一部。拿到這樣厚重的著作,我嘆為觀止。假期間我回到龍巖,到《巖聲》編輯部看望他,談到編寫龍巖方言之不易,并說到龍巖話很多受到客家話的影響,也受到普通話的影響,包括詞匯。我舉了兩個例子。如“寫信”,年紀大的龍巖人說“寫批”(閩南話、客家話方言也說“寫批”),如今年紀輕的人是不懂“寫批”的說法的。這是普通話的轉換。另一個例子,是“微”字的發音。我說現在“微”字龍巖話也讀“wēi”,這是普通話的發音;但是龍巖話應該是讀“mí”。在音韻學上, “wēi”是微母,而“mí”是明母。這也是因為受普通話的影響轉變了。又因《龍巖方言詞典》附錄還收了部分龍巖謠諺,我還告訴他,龍巖鄉賢文人章獨奇先生解放前即編有《龍巖歌謠》一書,所收龍巖方言謠諺非常豐富,可以參考。這些,啟熹老師聽了都認為有道理,并立即拿出紙筆一一記下來,說以后如有機會修訂《龍巖方言詞典》,可以參考吸收。這樣的嚴謹態度,也令人感動!

鐘情于方言研究之外,啟熹老師對于客家研究、族群研究都有興趣。他所著的《龍巖地方史研究》《閩西族群發展史》等,也是灌注著他的心血的。在《閩西族群發展史》中,他系統論述了閩西史前文化、漢人對閩西南的開拓、王審知治閩與閩西、閩西族群的融合與發展,等等,是閩西族群演變發展史研究的力作。再后來,啟熹老師又負責了《巖聲》的主編工作。他特地囑咐編輯部的同仁記得把每一期刊物寄予我?!稁r聲》辦得有聲有色,所刊登的龍巖掌故、人物風采、藝苑風情等等把龍巖的歷史和新貌,悉數奉獻在讀者面前,成為一份很有特色的刊物。

啟熹老師中風后,身體大受影響,但是,他并沒有停歇。他在《閩西族群發展史》的后記中,談到自己的責任與興趣,并賦詩一首:

匆匆七十憶青春,可惜疴纏難奮身。

粉筆成灰方告老,猶將殘炷示來人。

在《龍巖方言詞典》的后記中,他附詩一首:

且把殘軀換錦詞,但求璣玉續承時。

綠叢當可護花放,遍唱巖聲動地詩。

殘軀、沉疴并沒有阻止他的步伐!啟熹老師一輩子都是在奮身努力的,為學術、為地方文化做出貢獻。詩中所示,不僅是啟熹老師自己內心的告白,更讓我們看到一位純粹的學者的品質與人格!

我們將永遠記住他——郭啟熹老師!

 

作者郭丹:龍巖師專七七級中文系畢業,福建師范大學二級教授,博士生導師。)

上一篇:山高水長

下一篇:長 者

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
地址:福建龍巖市新羅區曹溪閩大路八號 郵編:364021 電話:0597-2751294 傳真:0597-2778190
閩ICP備17009688號-1  閩公網安備 35080202351021號

系統維護:信息網絡中心

 

中文欧美亚洲欧日韩_国产精品自在拍在线播放_香蕉v国产v视频